[Freddy Business Note]「老爸生意經:專注(Focus)。」


「想要借用、整理了老爸很久以前跟我講的、家中經營文具事業的發展歷程,以及他自己的心態轉變。我想,這些被某些新創企業家所忽視的「傳統商業智慧」,不用去買一些書、聽昂貴的演講,就可以從我的文章中看到,這樣,不是很好嗎?」

於欠缺紀律,加上最近都在忙Tic100商業競賽...等事情,
更新FBN的頻率似乎變成一周一篇就已經還算不錯的情況,
當然這並非我所樂見呀;此外,當在各種現實生活的場合,
碰到定期收看FBN的朋友時,心中就多多少少有一點
「再不更新對不起大家!」、「下一篇要更棒」的複雜心情。
也因為這樣,我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接了太多自己無法應付的事情?
除了學校的課程、iHealth愛健康的創業實習,其實有滿多事情,
現在回想都是一時開心接下來做的,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什麼問題,
不過每次討論完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、看著越來越混亂的房間、
堆在角落一直說要仔細研讀的書、還有五顏六色密麻至極的進度規劃白板,
每次上床睡覺前,我就想到自己可能承擔了太多我目前能力以外的事情。

想這可能是一種表面上是「求好」,底層是錯估自己能力的「自大」;
嘴上說的理由可能是探索自己「未知的可能」、開發「潛在的能力」,
但做這些事情之前,卻忽略掉自己的「時間資產有限」&「時間規劃能力有限」,
遲早會把自己弄得一團亂、讓自己和身邊相信自己的人掉入傲慢的陷阱裡面。

。請大家暫停一下,把上面的主角「我」換成一間正在努力前進的企業,
這個故事的邏輯依然會完美的成立,過去對於商業活動不熟悉的您,
很可能會從我的小故事中,體會到為什麼老經驗的商人會說:
「做生意,就是做人」這個道理,因為真的就是這樣。

個企業,尤其是中小型或是新創企業,心中常常會有個夢:
製造業想成為鴻海、科技業想變成ASUS、網路業想變成Google...,
可以去開發機器人事業、去弄變型平板、去成立一間X實驗室開發glass。
這個「夢想」一直潛藏在每一個創業家的心中,不過在公司還小時,
創業家們謹慎地看待這個夢想,他們清楚知道自己的資源有限,
所以只能專注在自己擅長的領域,小心的驗證每一個商機,評估可行性。

問題往往出在:當公司長大了,資源多出來了,
心中那個可愛的「夢想」也跳出來佔據創業者的心思了。
猛爆性成長的訂單量、創投資金或是媒體的大量曝光,
讓做社群網站的開始「幻想」自己是Facebook,
做電子商務的「幻想」自己是Amazon.com....,
於是一間公司開始去複製大公司的組織結構,設了好多個C_O
去接一些不符合組織長期發展價值、但現在看起來利潤豐厚的案子來做,
殊不知,自己可能是透過槓桿的方式取得一堆資源(為了讓創投開心),
但絲毫沒有考慮組織的發展、創辦人的心智有沒有能力去「管理這些資源」。

果這些聽起來像紙上談兵,我可以講一個我們家、我老爸經營文具業的故事:
在我小的時候,他的文具事業曾經到達一億元的營業額、
旗下代理過20幾個文具品牌...然而,在經過一陣子的經營瓶頸後,
他才驚覺自己和公司,根本沒有辦法「把每一個品牌做好」。
每一個品牌都有自己的特性,然而整個公司幾乎用同一種方式在推,
無法透過差異化的方式創造附加價值的情況下,一個經營公司最先注意到的指標:
「毛利率」,這個保護公司順利經營本業的項目,開始惡化,
最終加上一些組織的政治因素,老爸也黯然地退出辛苦耕耘的成果。

許是記取這個教訓,當十年前老爸再次以文具業重新出發時,
就將「專注」、「聚焦」這兩件事情放入他經營的哲學當中,
專心代理兩個品牌STAEDTLER、SHEAFFER的結果,
生意雖然沒有像過去一樣享有不切實際的營業額,
卻因為商品高毛利的關係,贏得實際可靠的淨利和現金流入。
這幾年雖然一直有國際文具品牌想要公司代理,開的條件也很好,
但老爸總是仔細地「研究成本效益」、是否「符合長期價值策略」,
以及「新品牌形象與商業模式是否符合公司現有狀況」,
過程中篩選掉了很多短期會賺錢、但長期會侵蝕組織發展與價值的案子。

做這些「選擇」的結果呢?老爸跟我說:
至少可以讓一家人過得舒服、員工也拿得開心,這樣就好。

還是一句老話:「專注地追求卓越」,這,
才是新創企業與中小企業的生存之道,
我們實質上沒有大型集團的資源可以運用,
就不應該去套用會增加溝通、與人事成本的龐大組織結構,
那會增加很多有形和無形的成本,降低組織的營運效率;
我們也要勇敢的,推掉一些對自己組織發展沒有未來助益的案子,
那很可能是包裹著糖衣的毒藥,碰到老經驗但不懷好意的對手,
小公司很可能只享受到短期的利潤,長期卻讓人牽著鼻子走、
變成幫其他公司打工的殭屍企業

以創業家要時時提醒自己:
必須在一次次的交易中貫徹組織的長期價值主張,
過程中謹慎地選擇對自己未來發展有助益的生意來做,
有些老一輩的做生意智慧,往往能給予我們一條明確的指引,
畢竟,做生意的本質是一樣的